<dd id="xbr7p"></dd>

    1. <dd id="xbr7p"></dd>

            1. 立即打開
              美國人不打疫苗,竟是因為一部好萊塢電影

              美國人不打疫苗,竟是因為一部好萊塢電影

              3天前
              近期,英美各大主流媒體包括《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衛報》、CNN和BBC等都在報道里重提了2007年的一部好萊塢大片——由威爾.史密斯主演的《我是傳奇》。該片讓很多人覺得強制打疫苗是件很恐怖的事。這一事件后來不斷在網絡媒體上發酵,美國人才發現原來身邊很多人,都真的受到這部電影的影響,而選擇不打疫苗。 | 相關閱讀(界面新聞)
              52
              老豬窩地盤

              老豬窩地盤

              不光不打疫苗,還有美國人至今認為地球是平的,而且同樣大有人在,NBA著名球星歐文就是其中之一。
              但也不用驚訝,按照米勒提出的測試體系,具備公民科學素養的比例,歐洲平均是27%,美國28%,中國大概是10%,日本更低,才6%。
              對于這些不具備科學素養的大多數,要說對權威的信任,其實也來源于歐美社會長期以來經驗的積累和社會博弈。比如美國FDA這塊金字招牌,也經歷過低效,經歷過信任危機,但一次次的危機發生之后,經過全社會的關注、討論、改進、監督,逐漸進化到現在包括遠在亞非拉國家都信任的權威機構。
              但反智的這一部分人總是存在的。這一方面源自對言論自由的保護,對于思想多樣性一直很推崇,另一方面,從意識形態上看,西方社會近些年解構主義興起,反形而上學,質疑理性的聲音也越來越多??茖W理性本身就成為標靶,更不用說科學體系下的孕育出的結論。
              所以,即便一眼看上去就是偽科學的說法,也會有人買單。不過,想法可以肆意狂放,但落實到現實中,餓了還是要吃飯,病了還是要看療效,這是實打實的。少數反智的人,無論如何不可能占據多數

              43
              Chloe Zhao

              Chloe Zhao


              好萊塢電影如此“真實”,以至于觀眾難以分辨虛構現實與現實界限之間的區別,聽起來匪夷所思,但是這種事情就出現在當今的美國。背后的原因復雜:例如,廣告植入營銷功不可沒。想象一下:電影中的俊男靚女手持著蘋果手機,使用著歐萊雅旗下的美妝用品,駕駛著特斯拉小轎車......現實中流行的產品被安插到電影中,使觀眾更加具有“身臨其境”的感覺。出于吸引經費角度,幾乎沒有理由可以阻止產品植入營銷在電影設定的“偽現實”中出現,虛構與現實的模糊,就是產品制造商的終極目標。

              此外,近60年來,全世界電影觀眾人數銳減。1948年時,65%的全美人口每周都去影院消費,在2008年,這個數字已經降至了6%。為了維持利潤,好萊塢電影公司想出了一個辦法:為電影投入巨額廣告成本,借由首映周的龐大人潮,將電影變成一種“事件”,《泰坦尼克號》就是一例?!笆录毙碗娪暗某霈F,一方面擴大了觀影層面,一方面也為虛擬現實在觀眾中的廣泛普及度推波助瀾。

              近半個世紀以來,作為“造夢者”,好萊塢的經理人們以順應時勢的適應力為人稱道。世界發生著巨變,世人的娛樂需求可能被轉移,卻不會消失。在當下的多元化趨勢下,希望中資能夠在全球并購擴張的同時,未來能在話語權方面與好萊塢爭奪一席之地。最起碼,國人的認知普遍還是“理性”的。

              43
              吉工大的神

              吉工大的神

              讀書破萬卷,轉筆如有神

              好萊塢并非一個簡單的娛樂機構,其電影作品很大程度上引領了一輪社會思潮,在新冠疫情已經對大家的正常生產生活產生非常深遠影響的情況下,疫苗已經成為了大家追求未來希望的火種,而大家也都著力構思一些新的IP,包括一些反疫苗人士也都炮制出了陰謀論,這也跟最近中美兩國關于中美疫苗溯源的爭論有關。

              之前很多的好萊塢電影關注的都是外星人對地球生態的破壞,這也曾經引發了包括中國在內的全世界人民的熱議,科幻電影思潮也由美國傳到世界各地。

              24
              蘇牧野

              蘇牧野

              資深媒體人

              這種反疫苗的執念,可以稱作一種反智主義,這種現象從美國立國之日起就伴隨著它。六十年代時出版的《美國生活中的反智主義》最近又重新被關注和熱議,就顯示出反智主義的土壤有多深厚。
              ?
              這與美國強調個人自由的民族性有關,畢竟美國最初就是由一群反抗宗教權威、追求個體與上帝直接對話的清教徒建立的。在此后漫長歲月中,美國大眾對于專家從來都不那么“感冒”,對后者的批評主要體現為三種:一是他們過于好高騖遠;二是他們只講道理、不講情感;三是他們對共同體不夠忠誠、不夠愛國。所以好萊塢的英雄形象,多數是反建制、反權威、反共識的,不是少數派,就是單槍匹馬力挽狂瀾救世界于崩塌之際。
              ?
              但反智主義并非美國獨有,人都是容易陷入思維陷阱的。比如有一種“達克效應”說的就是,越無知的人越會高估自己的水平,越難改變自己的既有觀點,而互聯網的普及加重了這種效應,因為即便再小眾、再不科學或不符合常識的奇談怪論,也可能在網絡上找到同道之人,更不要說算法推送給我們所有人造成的信息繭房,會讓我們時刻能找到支持自己觀點的信息,而對反面觀點一無所知?;ヂ摼W也造成了一種平等的錯覺,讓普通人覺得自己在智識上可以與專家平起平坐。
              ?
              但無論如何,好萊塢雖然在塑造人們觀念上力量強大,但美國仍舊是一個思想多元、媒體開放之地。反疫苗的聲音有,主張打疫苗的聲音也很強大。從我們這邊遠觀,既要知道問題出在何處,也不必為他們過于擔心,反而是要問問我們自己,有沒有能力甄別和克服自己的反智傾向。

              撰寫或查看更多觀點, 請打開財富Plus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財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