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br7p"></dd>

    1. <dd id="xbr7p"></dd>

            1. 立即打開
              這個新晉“暴利產業”,利潤率超蘋果近兩倍

              這個新晉“暴利產業”,利潤率超蘋果近兩倍

              Shawn Tully 2021年08月21日
              堪比挖金銀礦。

              “挖礦”一直是人類的古老追求——只不過以前人們挖的是金礦和銀礦。而你能相信,如今挖比特幣(Bitcoin)的礦也可以帶來同樣多的收益嗎?目前,通過挖礦得到這種最“非主流”的資產可能是地球上最賺錢的行當之一。

              當比特幣的價格在今年4月中旬飆升至60,000美元以上時,那些晝夜不停、全年無休地開著挖礦機的企業家們獲得了驚人的利潤?,F在,盡管比特幣的價格跌了三分之一,但他們依然賺得盆滿缽滿。這一行業的賺錢能力已經超過了大型藥企、奢侈品和軟件等著名的利潤豐厚的飛地。

              今年夏天,加密貨幣行業在中國市場受到嚴重打擊,也給這一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以外的礦商帶來了巨大的商機——中國政府一下禁令,許多行業幾乎就能夠在一夜之間少掉世界上一半的競爭對手。

              在魁北克、得克薩斯、哈薩克斯坦和馬來西亞日夜工作的礦工們正在收獲一筆巨大的意外之財。但這筆收益有多大?他們目前賺了多少錢?說實在的,行業數據很難獲得。礦工之間的收益也參差不齊。這是由于電費(挖礦的主要費用)因地區而異,配備了最新、最強大的挖礦機的礦工也比那些還在使用“老古董”設備的礦工賺得多——盡管這些機器也只運行了兩年而已。

              盡管如此,我們還是可以知道該行業總體上賺了多少,也能夠合理地估計總的電力成本。這些數字可以讓我們很好地了解這個新晉的“暴利產業”。

              全球比特幣產業的規模有多大?

              該行業的整體規模很容易計算。全球的礦工每10分鐘能夠賺到6.25枚比特幣,即每年328,500枚。以8月4日午后約39,000美元的單價計算,這些“區塊獎勵”每年可以帶來128億美元的入賬。

              礦工每得到一批新的硬幣,也能夠同時賺得一筆交易費用,通常在“區塊獎勵”的5%到10%之間,并以比特幣支付。按最低的5%計算,這部分總收入為135億美元。值得一提的是,這一數字比2021年開采金銀礦的收入預期高出約5%。(比特幣的碳足跡也與開采貴金屬的碳排放量大致相同。)

              要大致了解該行業的盈利能力,關鍵的一點是算出礦工們最大頭的成本——電費。荷蘭經濟學家亞歷克斯·德弗里斯創立了一個追蹤比特幣碳足跡的網站Digiconomist,他估計,挖礦的電力成本平均為每千瓦時5美分。這一數值在各地區也有高有低:從阿根廷的2美分,到哈薩克斯坦的3美分,再到美國的8美分及以上,各不相同。

              在中國叫停該業務前,德弗里斯預計,整個挖礦產業要付出約72億美元的電費。我們并不知道中國的電力成本與世界其他地區的平均水平相比究竟如何。但可以假設,在中國挖礦消耗的總能源大致相當于該國比特幣總產量的50%。在這種情況下,當今活躍的礦工每年要付大約36億美元的電費(中國停止該業務之前72億美元總額的一半)。

              這就是中國市場的震蕩何以利好世界其他地區的礦工的原因。在6月和7月的幾個星期里,近50%的挖礦機(主要集中在中國北部的新疆省和南部的四川省及云南?。┫戮€。比特幣的算法是將獲得獎勵的難度與全球的“算力”(全網總計算能力)掛鉤。礦工們挖得越快、“算力”越高,得到的比特幣就越多。

              當中國的挖礦機“下線”時,也就是占全球一半“算力”的機器消失了。結果就是,總算力分給了剩下的挖礦機,還在努力挖礦的礦工占得的市場份額就翻了一番。他們賺到的不再是比特幣每日發行總量的一半,而是全部。

              轉眼間,國外礦工什么都沒有做,沒有增加發電量、機器或人員,得到的獎勵就翻了一番。

              結果就是,“世界其他地方”的礦工不再只能分得全球一半的收入,而是全部賺走了。突然之間,他們從每年賺取價值67.5億美元的新比特幣,變成能夠吞食整個價值135億美元的蛋糕。但他們的勞動力、租金、保險和大頭電費并沒有變化。例如,他們需要付的電費還是和原來一樣的36億美元,但收入卻翻了一番。在中國的風暴襲來之前,他們公布的毛利潤是31億美元(用67億美元的收入減去36億美元的電力成本),利潤率是46%?,F在,他們的毛利潤為98億美元,收入增加了一倍,達到135億美元,利潤率為73%。

              頂級挖礦商的利潤率將超過70%

              當然,除了目前最大的成本——電費之外,礦工們還要付出其他一些零零碎碎的費用。其中包括挖礦機所在地的租金、公司管理費和折舊(包括設備在使用壽命內的損耗)。從總收入和電力成本來看,可以估算一下整個行業和業內頂級挖礦商的利潤率。

              中國政策的收緊是如何利好其他“高產”挖礦商的?一個典型案例是加拿大挖礦企業Bitfarms的崛起。Bitfarms成立于2017年,全部使用清潔能源,主要依靠水力發電——來自該公司所在地魁北克省的洶涌水流。在中國發布禁令之前,Bitfarms已經通過挖礦業務得到了強勁的收益。

              今年2月,它總共開采了178枚比特幣;就在那時,比特幣的單價開始一飛沖天,平均達到44,000美元。根據該公司的報告,Bitfarms在2月收獲了約780萬美元的“挖礦利潤”,計算方式是用收入減去電費和其他“基礎設施”的基本成本。

              后者包括放置計算機和維護設備的倉庫租金。Bitfarms透露,該公司每通過“挖礦”賺取一枚比特幣,成本是8,400美元。比特幣價格的強勢回升,加上極其低廉的成本,讓該礦企在那個月的利潤率高達80%。

              這個不斷攀升的數字表明,加拿大區塊鏈建設公司Bitfarms的比特幣生產率比大多數礦工高得多。

              去年,Bitfarms報告稱,它平均每千瓦時支付4美分的電費,比估計的全球平均水平低20%。中國競爭對手的撤離將Bitfarms的盈利能力提升到了一個全新的水平。今年7月,該公司共開采約391枚比特幣,是2月的兩倍。這相當于每天13.5枚比特幣,而5個月前大約是7枚。

              據《財富》雜志估計,即使Bitfarms的出售比特幣的平均價格比3.5萬美元低了近20%,其采礦利潤仍然超過1400萬美元,比2月高出80%。簡單地說,Bitfarms在獲得兩倍數量的比特幣之后,營收大幅提高,而其成本保持不變。因此,它的采礦利潤率從80%上升到近90%。

              那么,除去采礦成本以及其他相關費用,Bitfarms的整體運營利潤率是多少?8月4日中午,比特幣價格反彈至逾3.9萬美元。以目前每月400枚比特幣的產量計算,Bitfarms每年的營收約為1.9億美元。其電力和基礎設施的開采成本每年仍然在2000萬美元左右。該公司挖到兩倍數量的比特幣而無需支付更多的電力和設施費用,如此一來,每枚硬幣的開采成本從8400美元削減了一半,至4200美元。

              今年第一季度,其折舊金額為1,200萬美元,攤銷金額為1,100萬新元??偠灾?,它的年度運營支出似乎在4,300萬美元左右。如此計算,它每年的營業利潤將達到1.5億美元左右。這使得Bitfarms的營業利潤率在75%左右。

              相比之下,在近年的財報中,路威酩軒(LVMH)的營業利潤率為18%,蘋果(Apple)為27%,ADP為32%,微軟(Microsoft)為37%,安進(Amgen)為38%。

              整個比特幣行業的利潤有多高

              從Bitfarms的例子中,我們可以得出結論,最高效的礦商正在擁有70%甚至更高的運營利潤率。這些企業通常在超低電價的場館運營以及配備功能最強大的電腦。每隔15個月左右,計算機制造商——目前最大的是中國的比特大陸(Bitmain)——就會推出一套新的專用專用集成電路(ASIC)電腦,比之前的產品更強大。

              效率最高的礦工不斷地用更新的機器替換舊的機器,以同樣數量的計算機占領市場份額。例如,新的比特大陸的 S-19礦機每秒的哈希值幾乎是舊的S-9礦機的8倍,每單位電力的耗電量只有舊的一半。德弗里斯說:“這是一場持久戰,礦工們需要不斷加快速度升級到最新、最強大的機器。礦工們只能用很短的時間從這些機器上賺回他們的錢?!?/p>

              德弗里斯表示,即便是在哈薩克斯坦等能源價格較低的國家,如果使用老式電腦,礦商的運營成本也可能高于平均水平。這就解釋了為什么整個行業在扣除電力成本后仍然有73%的利潤率,但卻低于Bitfarms包括所有運營費用在內的利潤率。

              如果我們假設大多數礦商的銷售、管理及行政、折舊、租金和維護費與Bitfarms的銷售份額相當,那么這些費用將相當于收入的17%??鄢娰M后73%的利潤率中這17個百分點,比特幣領域的運營利潤率大約在55%。這仍然超過了幾乎任何其他大型行業的盈利能力。

              比特幣的黃金時期一去不復返

              比特幣挖礦公司驚人的盈利能力源于三個因素的融合。首先是價格飆升至兩年前水平的數倍。其次,半導體芯片短缺阻止了躊躇滿志的新手和資深從業者從比特幣的牛市中獲利。如今芯片卡脖子的現狀讓老牌企業占據了巨大的市場份額,甚至在中國企業退出之前,這一領域就已經非常有利可圖。最后,一半的比特幣挖礦業突然關閉。

              隨著時間的推移,比特幣的巨額利潤吸引越來越多的礦工參與進來,將這些巨額利潤削減。中國人迫切地希望恢復采礦,因為他們越快開始運營,賺的錢就越多。假設價格保持在今天的水平,僅中國人的回歸就能使利潤率回到大撤離前的水平,從而讓該行業的利潤只有現在的一半。

              隨著全球哈希率回到今年早些時候的水平,并繼續保持上升,礦工用同樣的電量挖到的比特幣將越來越少。他們將不得不購買更昂貴的機器來保持競爭力。最終,挖到一枚比特幣的成本與一枚比特幣的價格持平。

              牛市是促使比特幣進入繁盛時期的重要原因。比特幣的價格將繼續以快于現有玩家的速度上漲,新的競爭對手可以添加新機器。但如果價格一直下跌,縮短生產成本的速度將追平價格下跌的速度。

              從長遠來看,比特幣挖礦業務就像在地球上搜尋銅、銀或金礦一樣枯燥乏味。

              比特幣礦工之所以能夠獲得巨額利潤,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非常幸運。但比特幣礦工的大罷工將引發淘金熱,可供流通的黃金會少很多。(財富中文網)

              編譯:陳聰聰、於欣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